不爱用剪刀:-(

入坑凹凸,魔道,天官,小英雄……努力勤更,自给自足!

[原创] 不朽

* 黑暗系,病娇风
* 略无三观,不适勿点
* 可搭配歌曲「room of angel」一起食用



什么是不朽的?
肉体终会腐烂,灵魂终会污浊,只有骨头,永远地保持着它既有的纯白。
-------题记


“啪嗒”轻轻的一声,门慢慢地滑开。他将手腕上的西服外套搭在门口的衣架上,换上拖鞋。棉拖的后跟一下又一下地敲在木质的地板上,在黑暗和空旷间形成了独特的旋律。

他没有开灯,月光从窗口渗进来,在房内镀上一层光。客厅正中央的玻璃缸在暗中倒映着他的面庞,他依惯例来到缸前,苍白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探进去,按在一个森白的表面上。渐渐地有了些响动,一个滑腻的物体从黑黑的洞口中滑出,攀上了他的手。他似是很满意,好看的唇线上挑,露出一小颗洁白的牙:“你还是如往常一样爱着爸爸呢,”他举起手在攀在他手上的黑蛇上烙下一吻“妈妈。”探手捞出了他一开始触碰的物体,将被他称作“妈妈”的蛇放了进去,然后抱着那样物体走进了右手边的一间卧室。他将那东西放在柔软的大床上“晚安,亲爱的爸爸妈妈”。他悄悄掩上了房门,只余下那颗森白的头骨在黑暗中微微散发着光芒,嘶嘶的吐信
声弥漫在这房中。

他拐出房门,在对面的房门口站定,伸手在门上敲了敲。声音很轻,像是怕吵到里面休息的人。“姐姐,你睡了吗?”寂静渗透进黑暗,半晌,没有传来任何响动。“已经睡了啊……那么,晚安……”似是自言自语的呢喃,又似是在与谁对话。他是一个体贴温柔的好弟弟,他看了眼没有关好的门,将它轻轻地拉上。房内的床上空无一物,只有梳妆台上一对小巧玻璃瓶中的一双眼注视着发生的一切。

“啪嗒……啪嗒……”脚步声拐进了最里的一间卧室。

“阿清,我回来了。”最后的尾音轻到只余下气音在齿间环绕。可是不管声音是高是低,床上修长而完整的骨架都不会给出半点反应。可他一点也不介意这种死一般的寂静。他绕到床边,任由沉默渗进他的皮肤,俯身在被他唤作阿清的骨架的眼眶上覆上了他的唇。他感受着唇下冰冷的温度,陶醉班地亲吻着。良久,他用手轻轻摩挲着身下“人”的锁骨,“你先躺着,我一会儿就来陪你睡。”房中的浴室传来隐隐的水声,十分钟后,青年带着一身水气爬上了床。他把玩着身边人的手,一节一节地抚摸,他一直都知道,他的阿清有着一双很好看的手,也有着完美的皮囊,好看到所有女人都想让这双手在她们的身上游走。可是现在,阿清是他一个人的。想到这,脸上净是满足。他借着月光看着指骨中用于连接的铁钉,叹道“阿清……你当初为什么动了要离开我的心思呢?那些女人一点也不了解你啊……何必为了这种事情吃这些苦呢?不过…现在没事了,我已经原谅你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这样的话语每晚都会出现,他开开合合的嘴中吐出的是恋人的低喃,也是恶魔的秘语。

有一个人,他很爱自己的家人和恋人,他无比珍惜大家在一起的每一秒。可是他很奇怪,他这么爱着的人们,竟然一个个都争先恐后地想要离开他。这是不可饶恕的,他的眼底盛满了让人战栗的暗潮。血浆将他柔顺的黑发黏在一起,当血红变成了森白后,他终于将他深爱着的人们永远留在了身边。无论时间如何流逝,他们都能够永远地在一起……

奔波了一天之后,能有相爱的父母,温柔的家姐以及深爱的恋人……

真是太好了呢。





---------------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这是一直在心里的一个脑洞,乘晚自习有空终于把它写出来了。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哇(σ゚∀゚)σ
留下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叭!蟹蟹!「九十度鞠躬」

[瑞嘉]等待与结果

* 预警!这是一篇刀「大概」
* 大赛结束后的时间线
* 角色死亡预警
* 瑞嘉在一起后设定
* 能接受的话就往下叭!「比心心」





杯子里的咖啡向外肆意地散发着热量,直到最后完全冷却下来。

嘉德罗斯把视线从面前的文件上移开。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打在脸上,刺得他微微眯起了眼睛。他抬手在纸上写下了最后一行字,拿过已然冰冷的咖啡一饮而尽。苦涩在他的唇齿间漫开,嘉德罗斯不禁有些怀念汽水在舌尖炸开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喝了。

他脱下了舒适的卫衣裤与喜欢的围巾,换上了被各种宝石金线过度包装的皇袍。只有脸上的星星如旧,昭示着嘉德罗斯还是嘉德罗斯。

似乎,什么都变了,又似乎什么都没变……

这是凹凸大赛结束后的第五年,也是嘉德罗斯统治圣空星的第五年。

挂钟的指针准时对向了“5”。

下午五点。

门口的侍女准时进到房间里来,呈上一套衣物后便自觉地出去并关上了门。嘉德罗斯知道,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是有天大的事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他,还没有嫌命长的家伙急着去投胎。

他换上托盘里的衣物,又成了大赛里那个熟悉的嘉德罗斯。伸手推开了书柜后的暗道,他慢慢走到了尽头。

他理了理围巾,深吸一口气,打开了尽头那扇厚重的门。远低于外面的温度让他瑟缩了一下。偌大的房间中央放着一个循环舱,各种监测器整齐地连接在上面。玻璃盖缓缓地掀开,嘉德罗斯的手覆上了里面人冰冷而苍白的脸。

“格瑞……”

躺着的人毫无反应,但嘉德罗斯显然习惯了这样的寂静。他的手拂过格瑞紧闭的双眼,自顾自地开始碎碎念。

圣空星那位寡言的王在这里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

没有人知道凹凸大赛的最后发生了什么,整个赛场在最后一瞬化为了废墟,一道又一道的光束从天而降,回收着一个又一个的参赛者。天空黑压压的一片,压抑的像是葬礼的现场。

嘉德罗斯摩挲着格瑞骨节分明的手,呆呆地出了神。他清楚地记得,是这双手握着自己的手,在最后一刻用烈斩结束了他自己的生命。温热而黏稠的浆液打在脸上的触感直到现在还能轻易地回想起来。

规则没有回收格瑞,天知道当时的嘉德罗斯有多么激动。他固执地坚信着格瑞还没有死。他拖着身上的伤,用最快的速度将格瑞带回了圣空星,可是也没能阻止他在自己的手下一点一点地失去温度。他召来了圣空星所有最顶尖的医师,可一份又一份白纸黑字的报告单都在重复着同一个不可逆转的事实-----格瑞死了。

他像困兽一样嘶吼着,叫骂着,破坏着……上一任王的手毫不留情地扇在他的脸上,眼泪终于止不住地流了出来。他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又挣扎着爬起来。他清楚他必须振作,只有他接手这个王位,肩负起身上的责任,才能留住自己的记忆,也才能留住格瑞。

那几天,他飞快地成长,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可以任性的资本了。他用忙碌麻痹着自己,用最快的速度承袭王位,整顿手下,用最冷酷的手段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与王朝。

而接下来的三天,嘉德罗斯就把自己关在了为格瑞造的密室里。自此之后,到密室里看格瑞就成了嘉德罗斯的习惯动作。有的时候,哪怕什么都不说,哪怕只有一分钟,只要能看到他,能静静地坐在他身边,嘉德罗斯就觉得非常满足了。

“今天是第一千六百六十四天”嘉德罗斯把头靠在没有起伏的胸膛上,“我很想你”

他执起格瑞的手在上面烙下一吻。

“我爱你”

他对格瑞说到,就像格瑞最后对他说的那样。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
这是我一直很想写的一个脑洞,现在终于产出来啦!
自知文笔不好,只是想把脑子里对他们的想法全都写出来。
他们两个真的特别可爱!!
欢迎你们在评论区提出宝贵的意见哇!
还有,别忘了点一下下面可爱的小红心与小蓝手呀!
蟹蟹!「九十度鞠躬」

无意义唠叨

一直想开个瑞嘉长篇未来向的坑,做个勤更高产的博主……手上已经写了三大章,但就怕自己更不下去☹️我还是先努力先短篇和中篇叭🙃

做完了这个可爱的咔酱!
我爱他!
他是天使!!!

[瑞嘉]格瑞的抱枕

* 日常小甜饼
* 小学生文笔
* 可以和前一篇文章搭配食用哦「比心」链接在评论区
* 接受请戳❤



格瑞有一些鲜为人知的癖好

比如独处的时候不管做什么,只要手上空着就一定要在怀里塞上个什么抱着。

他喜欢搜罗各种不同款式,不同种类的抱枕,但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能在各个方面都符合格瑞的标准。

最合心意的一个甚至在出差、旅行的时候都要随身带着。

虽然这有时候看起来很奇怪。

但怀里空落落的感觉会让他彻夜难眠。

格瑞其实是一个很警惕的人。

腹部是最柔软的,最容易受伤的地方。他不会轻易地接纳任何人。

怀里的位置也许一生都只会交给抱枕这样的死物。

他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筑起了很高的墙,至今未被他人踏足。

格瑞有时候觉得自己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

但现在,他会熟练地把一个叫嘉德罗斯的人揽进怀里,将他牢牢抱住。

他把自己最脆弱的地方交给了嘉德罗斯,而嘉德罗斯也堂而皇之地住进了他心里的那个角落。

他喜欢嘉德罗斯的一切,他的温度、气味、语调、小动作……嘉德罗斯的一切在他这里都是刚刚好的。

某天,把自己所有要送走的抱枕打包收拾完的格瑞把抱着手机跟在身后的某只金发捞起来抱好坐下,任由他在自己怀里找到最舒服的位置窝好。

格瑞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奶香,也能感受到他身上切实的温度。

格瑞觉得自己怀里的位置以后都只会是这个人的了。

当然,

心里也一样。



❤蟹蟹看到这里的小伙伴呀❤
评论区可以随意评论呀
顺便戳一下小红心和小蓝手叭
蟹蟹!「九十度鞠躬」

今天CIE考试,做完之后忘乎所以在草稿纸上摸起了鱼
收卷子的时候才想起来草稿纸不能带走
回来摸个嘉安慰一下自己
手动再见🙃

[瑞嘉] 嘉德罗斯的小窝

* 日常小小甜饼
* 小学生文笔
* 接受请戳❤
* 可以和后一篇搭配食用,链接在评论区



嘉德罗斯的爱好其实很少

为数不多的一个是收集不同种类的靠椅和沙发。能让他整个窝在里面的那种

圣空星的小少爷资源很广,家里各种各样的小窝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地方

但最久的一个已经放了五六年

没有人可以轻易动这些东西。它们能给嘉德罗斯温暖和安全感

圣空星的小少爷其实很缺爱,会像小猫一样缩起来取暖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永远

比起睡在床上,他更喜欢在这些东西上过夜

床对于他来说太空旷了

但现在,嘉德罗斯学会了熟练地在某个人的怀里找到属于他的位置

那里的温度比任何时候任何角度的阳光都舒适

有了格瑞的怀抱,床时隔多年终于发挥了它的作用

嘉德罗斯觉得有格瑞就够了,在他怀里,从心到身都能感到从未体验过的安全感

“找个时间把那些沙发处理掉吧,太占地方了”

某天,靠在格瑞怀里的他如是说道

以后再也用不到了

嘉德罗斯坚信着




感谢看到这里地小可爱们❤

明后天可能会出配套的格瑞篇
欢迎在评论区提意见哦⊙∀⊙顺便戳一下小红心和小蓝手叭
蟹蟹呀[比哈特]

[瑞嘉] 杏仁与巧克力

·在一起后设定
·小甜饼日常
·小学生文笔与沙雕脑洞
能接受的话就戳吧❤






嘉德罗斯很喜欢吃巧克力,但是却被格瑞以控制体重的原由没收了所有的存货。
但是,在格瑞面前不能吃就算了,甚至在外面吃过回家之后居然还会被发现...据格瑞说是因为他吃完巧克力闻起来一整天都是巧克力牛奶味的。(那真是个令人费解的鼻子)
距离上一次吃巧克力已经过了一个月,今天早上安迷修送来了一盒他家宝宝的满月巧克力,嘉德罗斯从来没觉得那个没马渣渣像今天这样可爱过。
“这盒巧克力一定要吃”,来自奶凶奶凶的嘉德罗斯“这是对那个渣渣的祝福!”
“......”格瑞沉默了一会儿“那你就要一点不剩地吃掉。”嘉德罗斯非常怀疑今天的自己是不是有个假格瑞,但他还是很高兴可以吃巧克力。
很快,他发现他错了,今天的格瑞真的不能再真了。嘉德罗斯现在正窝在格瑞怀里对着那盒杏仁巧克力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没错,嘉德罗斯非常非常非常讨厌吃杏仁,在他眼里杏仁也许可以和毒药划等号。
但最后,嘉德罗斯决定和巧克力共存亡,接受杏仁的摧残。
巧克力被嘉德罗斯放进嘴里迅速地舔掉了外层的巧克力,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因为格瑞从嘉德罗斯嘴里卷走了那颗杏仁,顺便扫过了弥漫着巧克力香味的口腔。
“杏仁,要我帮你吃吗?”


今天的格瑞依旧很喜欢害羞炸毛的嘉德罗斯。





蟹蟹看到这里的你们呀(๑•̀ω•́๑)喜欢的话麻烦点个小心心或小蓝手哦 (*≧▽≦) 欢迎在评论里提意见!蟹蟹呀❤

可爱的男孩子们【纯原创】
姿势有参考
脖子酸痛

想要你们的小心心和小蓝手哇|。・㉨・)っ♡
靴靴!!

脖子差一丢丢断掉(⊙ө⊙)
刻的不好见谅哈
印的时候没有印好(='_'=)
【图源是最后一张上面的明星片哇】
如果喜欢的话给个小心心哦
❤❤❤